今天是2019年3月19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教师简介

曾经沧海难为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08/12/21     浏览次数:    

  记中学高级教师、合肥市物理学会理事、安徽省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一级教练员、肥东锦弘中学高中部校长助理张永生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题记

  案头堆积着厚厚的资料,相册里放满了一张又一张毕业集体照,抽屉里有序的摆放着各个层级、阶段的证书和奖章,繁星闪耀,夜幕清苍,烟雾缭绕中,张永生眯起双眼,冥想、思索着这个令他一生执着,殚精竭虑的——教育事业。

  有人说,考察一个民族的思想深度,首先要了解它的哲学;考察这个民族的生存意识和未来发展,则需要探知其教育者的品质。默默奉献终无悔,三尺讲台书豪迈,三十年来,张永生潜心行走在庐东教育这片沃土上,如高飞翱翔的大雁,如无言吐露的翠绿,伴随着四季轮转,在春的萌发、夏的热烈、秋的沉稳、冬的蕴蓄中,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春秋、一届又一届学生……

  从医生到教师,一个令人不解的职业转变。

  张永生出生于1945年11月,少年时期的他目睹了新生的共和国如何历尽坎坷,从一片破败的景象中逐步发展起来,经济体制的确立、社会环境的稳定、文化机制的推进……可以说,社会变革的每一步都在他的少年生涯中烙下了不灭的印记。因为落后、因为贫穷、因为志高、因为责任,张永生很小的时候就给自己树立了目标,要好好读书,也许这个理想并不显得多么的崇高和伟大,但改变现状的决心却实实在在的鞭策他在学业上不断攀登奋进,1965年,他因国防建设需要,以高出清华大学录取线的分数(当年,张永生的高考成绩位列安徽省第三名)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提前录取。

  然而,张永生进入大学的第二年,“文革”开始,在这期间“知识无用老九臭”的观念主宰着大多人的思想,但刻苦读书的愿望仍时时激励着他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的甘霖。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军队工作,后来专业,回到了家乡,来到肥东县人民医院,成了一名人人向往、羡慕的医生。

  1976年,那场波澜壮阔的浩劫终于结束,邓小平同志提出要恢复高考,要教育兴邦、文化强国,于是,一大批在十年动乱中被耽误的学生全都重新拿起课本,可毕竟丢的太久了,一下子根本无法适应过来,因为张永生当年高考成绩在当地的影响,一些同事、朋友便将孩子送到他的住处,请他在数理化方面予以辅导,结果这些被辅导的孩子都考上了大学,数理化成绩更是取得了大幅的提高,消息传来,第二年便有更多的人慕名而来或托关系请张永生辅导,最后这些人也都大多如愿以偿。两次成功激起了他当一名人民教师的强烈愿望,与此同时,肥东县委组织部却决定调他到县委写作组工作,这对于许多人来说简直是一件求之不得、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可他却好言劝慰家人和朋友,谢绝组织上对他的信任和提拔,经一再申请,终于如愿调入肥东一中当上了一名普通的物理教师。医生不当,公仆不做,却铁心要当一名在当时不起眼的人民教师,这在肥东县城一度要引起舆论风波,要知道那时的教师队伍中,有门路的都纷纷要改行到其他部门。

  从教师到名师,一段矢志不渝的心路历程。

  就在张永生执起教鞭的的同一年,十一届三中全会隆重召开,这场在新中国历史上起着划时代作用的盛会确立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拂遍大地,张永生在教师这个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三十年。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教师是辛苦的,张永生是辛苦的。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身边的许多人在政策的带动下,丢下教鞭,投身商海,成为“弄潮儿”,可张永生耐得住辛苦并品尝着辛苦,他用一颗淡薄名利的平常心来对待充满诱惑的缤纷世界:当别人左右逢源地穿梭在官场和商场时,他正毫无怨言地站在属于自己的清净讲台;当别人推杯换盏高歌狂饮时,他正一丝不苟春风化雨般地给学生讲解习题;当别人游山玩水追求生活的“高质量”时,他正为提高学生成绩和家长倾心交流;当别人欣喜若狂地测股市、炒房产、谈生意时,他正心无旁骛,独坐斗室看教科书、编复习资料、写心得体会……

  一切都照应了那句最简单的不过话“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自从教以来,每届高考,张永生所授的物理单科人均成绩均居合肥市前列。99届学生张敏更是取得了高考物理满分的优异成绩;他所辅导的学生参加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获得全国三等奖1人,省一、二等奖各5人,省三等奖38人,他本人也被安徽省物理竞赛委员会授予“安徽省高中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一级教练员”称号,同时,被选为合肥市物理学会理事,被评为肥东一中“首席教师”。然而,他时刻潜存于思想深处的那份紧迫感、危机意识却不时撞击着他的思绪,这份焦灼、不安来自于对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的强烈感受,更来自于对教育教学的热爱和深刻反思。

  探索有佳境,奋斗无止境。为了适应新时期的教学改革,张永生不断的完善自己,始终坚持追求成为一位学者型、研究型的教师。回想过去几十年的教育教学实践,他思考的问题越来越深入。面对每一届学生的不同学情和年轻一代教师期待的目光,他绝不以己昏昏,使人昭昭。他常常感慨知识的日显陈旧、僵化,素质教育如何面对应试机制?在新时代、新模式下,究竟应怎样提高物理教学的质量?带着思考和疑问,他开始着手编写大量的物理复习资料和训练题、以引领青年教师的教学工作,并参加由安徽省教科所主持的《高中物理综合练习册》编写工作。教学论文在各级刊物上陆续发表。他个人的事迹也被收入《中国专家人名辞典》。

  很多了解张永生的人都对他充满尊敬和敬佩。在他身上,最突出的风格莫过于“认真严谨”。一个人若有了“认真严谨”的精神,从商则可以有所收获;从政,则必定会有一番作为;而张永生则成为了一位虽半路“出家”却有着坚定追求、区域闻名的人民教师。

  从退休到领衔,一份难舍难了的教育情结。

  春华秋实从不言,硕果累累霞满天。学生们始终忘不了张老师那专注的神情、宽厚的微笑、关切的目光;忘不了他几乎是三十年如一日每天第一个来到校园又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忘不了天凉了他嘱咐大家添衣加被的言语;忘不了他把基础较差的同学集中起来进行辅导的情景;忘不了他给生活贫困的孩子送去钱物的情景……

  欢乐和荣誉是用无数的汗水堆积而成的:且行且吟且珍惜。自上世纪70年代中叶至今,张永生在教育事业中默默耕耘了整整30载。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他曾经获得过诸多荣誉,但是,即使拥有这么多的荣誉,也仍然是不足以概括他那平凡而又峥嵘的人生岁月。2007年元月,张永生正式退休,从此不需再与课本、教参、习题、粉笔为伍,看着一些与自己同时退下来的同事每天晨练晚跑、买菜遛鸟,张永生无法释怀,每当路过书声琅琅的教学楼,他心里总会涌起一些冲动,想再次走进教室拿起粉笔,熟悉他的人都说:张老还会走上讲台的,因为他放不下。是啊,怎么能放下呢,这份难舍难了的不解情结!

  恰好此时,上海锦弘集团在肥东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斥巨资创办肥东锦弘中学。学校建成后需要优秀的管理人才和高质量的教师队伍,经学校邀请,张老欣然来到锦弘中学,担任高中部校长助理,同时肩负高中物理的教学任务。“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在锦弘中学这个规划超前、理念独到、积淀深厚的新生集体中,在学校发展如日中天的阶段,张老正一如既往地工作,和他的同事们聚心聚力、同心同德,领衔高中部的教育教学工作,辅导学生、指导青年教师、倾心学校管理,随处可见他矫健的身姿、随处可闻他爽朗的笑声,2008年,肥东锦弘中学取得首届高考的盛大成功,近期,又迎来合肥市教育局专家组对完全中学申办的评估并获得相当好评。在锦弘这片新开垦的疆土上,张老再一次扬帆起航,迎着朝阳与霞光,为他所钟爱的教育事业不断谱写新的篇章。正如老帅叶剑英所写的那句“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前辈傲然,新人辈出,在众多新竹郁郁葱葱高于旧竹枝时,我们祝愿张老像一棵屡吐新枝的大树一般,永葆青春的朝气和蓬勃的激情,以沧海的壮阔演绎清水的灵韵,再创事业高峰,扶持出更多的新竹!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